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院新闻>执行动态>正文
租赁合同到期拒不搬迁 法院强制执行维护合法权益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2日 01:00文章出处:
  • 执行前,干警对现场状况进行摄像记录

  • 执行开始,挖钻机对一号目标进行破拆

  • 一组工人持油锯对方案中的林木进行砍伐

  • 执行完毕,相关人员在执行笔录上签名

租赁了近20年的场地,合同到期租户却拒绝搬迁,双方争执不下诉至法院。法院判决后租户仍不愿搬迁,4月11日上午,陆川法院派出执行小组,强制搬迁,成功维护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四签协议 经营后山游玩场所

1997年6月25日,陆川温泉疗养院(协议书中的甲方)与李某(协议书中的乙方)签订了一份《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协议约定:“为给疗休养员提供更好的疗休养环境,经甲、乙双方协商,甲方同意乙方开设山上游玩场所,并订立本协议供双方共同遵守。协议签订后,李某即投资在疗养院后山建设相关设施,开设游玩场所,并取名为“畅心园”。

1998年2月16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协议有效期为十年,即从1998年3月1日起至2008年2月28日止,期满后如双方愿意继续合作可续订五年协议。

1998年10月26日,双方经协商后签订了《山上游玩场所补充协议书》。

1999年10月8日,双方签订了《修改、补充协议》,约定:“甲乙双方于1998年2月16日签订了以股份的形式由甲方全权经营保健推拿科的协议,因该项目获利差,今年以来甚至连月亏本经营,现经双方协商决定改由甲方包干性经营,并由双方签订本修改、补充协议,供双方遵照执行。

上述协议签订后,在经营期间,“畅心园”一直由李某独立经营,并每年向疗养院交纳管理费10000元。2008年2月28日合同约定的经营期限届满后,双方未再续签合同,但“畅心园”仍由李某继续经营。2010年后,疗养院在收取李某交纳的管理费时,出具给李某的收据载明为“租用后山租金”,会计记账凭证记载为“租用后山费用”。2012年起,上述费用调整为12500元/年。2015年,疗养院拟收回后山另作他用,便不再收取李某的管理费。同年10月8日,疗养院向李某发出《关于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的通知书》,决定自李某接到通知书之日起解除双方之间的不定期租赁合同关系,并限李某三日内自行搬迁存放在租赁场地内的一切物品。并载明如李某对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关系有异议,限在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五日内向法院起诉处理,否则视为李某默认不定期租赁合同已解除,疗养院收回租赁场地另行安排使用。李某在接到《关于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的通知书》后,同日向疗养院提交了一份《复函》,以双方于1997年6月25日签订的《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不是租赁协议,而是投资经营合同,根据双方于1998年10月26日签订的《山上游玩场所补充协议书》第三条约定,游乐场所是以被告能继续经营作为合同期限的,不属于不定期租赁合同,疗养院无权单方解除合同为由,要求继续履行协议。

诉至法院 法官释法解争议

围绕着签订的《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是租赁合同还是联营合同?以及2015年10月8日疗养院向李某发出的《关于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的通知书》,是否具有解除合同的效力?双方一直争执不下,最终诉至陆川法院。

经开庭审理,主审法官认为关于双方签订的《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是租赁合同还是联营合同的问题。租赁合同,是指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给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租赁合同具有以下特征:1、租赁合同的目的是承租人对租赁物的使用、收益,转让的是财产的使用权;2、在租赁合同中,租赁双方同时享有权利和负担义务,属双务、有偿合同;3、租赁合同是诺成合同,只要双方意思表示一致,合同即宣告成立,不需以租赁物的实际交付为标准;4、租赁合同具有临时性;5、租赁合同有继续性。租赁物在交付给承租人后,承租人对租赁物的占有是持续性的。而联营合同通常是指两个以上的经济组织为了达到共同的经济目的,约定共同出资,联合从事一定生产经济活动的协议。其具有以下特征:1、联营各方必须共同投资;2、联营组织可以组成企业法人,也可以组成一个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合伙组织;3、合伙型联营各方直接参与联营事务的管理,而法人型联营各方的产权与联营法人的经营权相分离。结合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及与本协议相关的补充、修改协议的内容、条款,双方约定由李某投资在疗养院有使用权的山上开设游玩场所(畅心园),期限为10年。期间,李某拥有独立经营权,自负盈亏及法律、经济上的一切责任,并逐月向疗养院交纳管理费,符合租赁合同的一般特征,与联营合同具有明显区别,应系租赁合同。故疗养院主张本案讼争合同系租赁合同有理,本院予以采信;李某主张本案讼争的《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属联营合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关于疗养院于2015年10月8日向李某发出的《关于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的通知书》,是否具有解除合同的效力的问题。根据双方在1998年2月26日签订的《协议书》第八条、第十二条约定,协议的有效期为10年,即从1998年3月1日起至2008年2月28日止,山上游乐场的经营期限与该协议年限一致,故双方签订的《关于开设山上游玩场所的协议》的履行期限亦至2008年2月28日止。2008年2月28日合同期满时,双方的租赁合同权利、义务终止。合同期满后,双方未续签合同,但李某继续占有使用疗养院后山经营,疗养院未持异议并收取租金,双方之间的原协议继续有效,但依照合同法的规定,租赁期限为不定期。对于不定期租赁合同,合同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出租人解除合同应当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承租人。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在合同约定的异议期间内或解除通知书到达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提起诉讼或仲裁,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疗养院于2015年10月8日向李某发出了《关于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的通知书》,李某虽于同日复函表示对该通知书的效力不予确认,但未向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提起诉讼或仲裁,故疗养院发出的《关于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的通知书》已生效,双方之间的不定期租赁合同关系已依法解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百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陆川法院作出(2016)桂0922民初827号民事判决,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陆川温泉疗养院与被告李某之间的不定期租赁合同关系已解除;

二、被告李某应在本案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30日内搬迁完建设在疗养院后山的建筑设施和栽种的树木、花草及存放在租赁场地内的物品。

拒不履行 法院强制执行

陆川法院作出判决后,李某一直未予履行相关义务。2017年9月27日陆川温泉疗养院向陆川法院申请执行。2017年9月29日陆川法院执行局向被执行人李某发出(2017)桂0922执749号执行通知书,责令被执行人李某二十日内履行清除建设在疗养院后山的建筑设施和栽种的树木、花木及存放在租货场地内的物品、负担受理费100元和交纳执行费50元等义务。但被执行人李某至今未全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受理费100元和执行费50元已强制执行完毕)。2017年12于21日,陆川法院发出公告,责令被执行人李某在2018年1月25日前,履行清除清除建设在疗养院后山的建筑设施和栽种的树木、花木及存放在租赁场地内的物品的义务。逾期不履行的,将依法强制执行。但被执行人李某仍拒不履行。

2018年4月11日上午,在党组成员、副院长何雨军的率领下,陆川法院派出20多人的强制执行队伍,开赴陆川温泉疗养院后山,依法对李某进行强制执行。

上午8点50分,执行队伍到达目的地。由于李某不在现场,主办该案件的执行法官邱玉亮依法对现场物品进行了拍照记录,之后,在随同前来的县司法局、温泉镇派出所以及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执行队伍开始对李某建设在疗养院后山的建筑设施和栽种的树木、花木及存放在租赁场地内的物品进行清除。经过近4个小时的作业,强制执行任务顺利完成,依法维护了陆川县温泉疗养院的合法权益。

来源:陆川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若木

上一条:柳北法院“快”“准”“稳”执行涉金融案件成效明显 下一条:勇立潮头显成效

广西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桂ICP备12003722号
软件设计制作与技术支持:北京法意科技有限公司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031号